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阵皇传奇 伍-奈何剑圣太无耻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8:18

阵皇传奇 伍:奈何剑圣太无耻

一天的杀戮又结束了,星月静静的坐在墓地中,在墓碑上刻画着阵图。这是他昨晚推演领悟的。

一边的猥琐剑圣看着正在刻画阵图的星月,扣着鼻孔,看着星月身边的血色神剑,“月兄弟,你这是在给谁立碑啊?”

星月低着头,专心的刻着石碑,没有看自认为天纵神武,却挖着鼻孔的无极,“给那些今天死在战场上的人。”他的声音十分的平淡。

“可是你并不认识他们啊,”无极坐在一边地上,梳理着自己引以为傲的腿毛,“死了,就是空,空就是什么都没有,既然什么都没有,你立那破碑干嘛,月兄弟,别浪费时间了,不如,把你的神剑换给我吧!”

好家伙思维可真够跳脱的,上一句还是立碑的事儿,下一句直接谈神剑,这过度,真神!

星月眉头轻轻一挑,将手中的石碑立在了坟头,转过头来看着猥琐的剑圣,皱着眉头,“为什么你这么想要我的剑呢?”

猥琐剑圣无极看着星月,一副天命之子的样子,大义凛然的説道:“我和你那神剑有缘。”

星月看着他,这猥琐的家伙可真会“虾扯蛋”,这剑是自己的,就算有缘也适合自己有缘,和他那猥琐大叔能有什么缘。

于是星月眼中充满了戏谑,“敢问,你们缘在何处?”

“我们有。”猥琐的剑圣抬头看着空中,眼中流露着浓浓的思恋,“我和你的剑灵,有着宿世情缘。”

话音落下,星月身边的神剑化作一道血色的流光,“砰”的一声,尘土飞扬,那猥琐的无际又飞了出去,而后,一道血红色的声音手持神剑飞身而上,举起手中的一阵乱砍,而无极也抽出巨大的阔剑抵挡。

剑灵看着狼狈不堪的无极,眼中寒芒闪动:“再敢有下次,本剑灵杀了你。”

看着怒火中烧的剑灵,无极连连摆手,“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心中却是想着,这娘们,可真够味儿的。

剑灵可不管无极心中的想法,他只在乎星月的想法。

莲步轻移,款款的来到了星月的身前,眼中充满了怒气的看着星月,没好气的将手中的神剑丢到他的身上,而后便消失了。

星月看着狼狈的坐在地上的无极,他明白,以无极的实力,剑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无极却没有还手。

“在战场上,为什么你可以使用一些特殊的技能?”星月有些迷惑的看着无极,问道。

那“无极剑道”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普通的攻击

,那之中,蕴含着道的韵味。

无极看着星月,脸上依旧是一副猥琐的表情,星月见他敢于开口,于是抢先一步説道:“如果是要换我的剑的话,那么你就不必説了。”

星月冷冷一声嗤笑,再次的拿起一块黑色的石碑,在正中间刻上了一个“奠”字,而后,又开始刻录起阵纹来。

他真的是为了祭奠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人吗?或许是吧。

可是他真正的目的还是出于“活着”,他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通过做自己喜欢的事去和命运抗争,来证明,自己依旧活着,自己没有屈服于命运。

“无耻”剑圣白了星月一眼,十分没好气的道:“我是那种人吗?看我这一副高大威猛,英明神武的外表就知道,我是一个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説着,无极得意的看着星月,一副你xiǎo瞧我了的样子,继续説着,“如果有必要,我还不介意朋友插我两刀呢。”

星月看着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顿时就摇了摇头,就冲这家伙的猥琐样儿,他不在危难的时候插朋友两刀就不错了,指望他为朋友挡刀,做梦的吧。

“你説。”星月重新坐下,淡淡的説道。

无极看着星月不信的样子,白了星月一眼,也不再纠结谁为谁挡刀,谁插谁两刀的问题了。

“这里是三千世界,顾名思义,在这个世界中,无数多个xiǎo世界,也不知道有没有三千个,”説着,他自己还xiǎo声的咕哝了一下,见星月没有反应,便继续説道,“三千世界是一个战场”

三千世界是一个战场,这个星月早就知道了,但是星月没有打断他,继续听着他短话长説,毕竟这么个茫茫长夜,也不介意听他在这里唠叨。

这一唠叨,当真是让星月瞠目结舌,本来就是一些关于这三千世界的信息,个把时辰就能够讲完的,可是却硬生生让这家伙当成了长篇,还分章分节的分解。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

看着东方的天空,慢慢的转变为了白色,杀戮,又要开始了。

无极也看了看东边的天空,

“好了,今天就先见到这儿,关于,黄金传人和白银传人之间激烈斗争,请听下回分解。”

话音落下,两到白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笼罩着星月和无极,将他们再次传入了战场之中。

星月对于无极这家伙算是彻底的服了,不仅为人猥琐,恬不知耻,而且没皮没脸。

一年下来,他以黄金和白银两大传人之间的争斗为主线,加以缠绵凄婉的爱情故事,每晚分上下两章来説,星月听得都要崩溃了,可是xiǎo幽灵和剑灵却被这家伙的故事给吸引了,每晚都会出来听他説书。

无极曾暗示过星月,这个故事可能要説一年之久,不过后来发现连剑灵都被吸引了,于是二话不説,直接扬言,本故事永不结尾。

当时星月险些暴走,xiǎo幽灵则是拍手称快,连声叫好,剑灵也只是吐出了两个字:极好。

不过这一年下来,星月还是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血环的凝聚层度表示着战斗能力的高低,而只有在第一血环凝聚成真实的之后,便可以在上面携刻技能,只有携刻了技能之后,才能使用一些特殊的能力。

而且,三千世界分为了三层:第一层是一环战场,第二层是二环战场,第三层自然就是三环战场了。

如今的无极也就勉强达到了一环巅峰,只要凝结了二环,他便可以前往二环战场了。

不过关于二环战场和三环战场,无极没有説,因为无极竟然讲了一年的一环战场,星月肺都快气炸了。

星月也曾问过有关如何前往永恒世界的问题,可是无极直接忽略了,看着剑灵那饶有兴趣的眼神,直接恶狠狠的回星月:“你急着送死啊,慢慢来嘛,我又不是不告诉你。”

无极这家伙,有异性,简直没人性。

“铮”血红色的剑光闪过,星月直接将一名对手割为了两半。

一年以来,星月也了解了许多关于三千世界的信息,两年了,他没有看到丝毫回去的可能,无极没有説,他却知道,来到这里,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只是早晚的问题。

可是每次在他快要崩溃的时候,总会浮现出那一张美丽的笑脸,和那个慈祥的老人,活着,就是希望,只能失望,不能绝望。

随着星月的杀戮,一边又有着无极剑圣若有若无的指导,星月的战斗能力提升的很快。

在星月的心中也不得不説,无极这个人虽然十分的猥琐,可是却还是有真实力的,毕竟要达到一环,可不简单。

此时星月身后的血环也有了凝实之感了,两年了,两年来星月眼睛都不曾闭过,这种高强度的杀戮身心疲惫。

要是让无极之道了还不笑死他,要知道,两年又算得了什么呢?“无耻”剑圣已经三千年不曾睡觉了。

用无极的话説,反正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死,睡什么觉呢?那纯粹是在浪费活着的时间,死了慢慢在睡吧,那时候让你睡个够,保准儿没人打扰你。

这话説得是那样的混账,却又是那样的凄凉。

死了,就永远的睡了。

“月兄弟,你先拦着,我从后面绕过去,爆它后门。”无耻的无极看着那只数丈高的巨大的凶兽。

它长着三颗脑袋,中间的那一颗是人头,一个美丽的面庞,左右各有一颗狮头和鹰首,而身子则如同马的身子一样。

星月看着这自怪物,再想着无极将要做的事儿,心中不觉恶寒,这家伙,口味儿也忒重了吧。

不过这是战场,星月自然不会説什么我们不能这样,要从正面战胜对手等等之类的话,活着,便是战场的法则,不论你做什么,唯一的出发diǎn就是,我必须活着,敌人必须死。

星月缠斗着这只凶兽,根本不与其正面交锋,不断的拖住它,为无耻的无极争取时间。

良久,凶兽见星月不与自己争斗,抬起前蹄,愤怒的踩踏着大地,“无耻的人类,有本事与我正面战斗。”

星月看着凶兽身后宛如实质的血环,不屑的撇了撇嘴儿,可能是与无极呆久了吧,不知不觉的,星月似乎也染上了一些无赖的性格。

可是,在凶兽甜美的声音落下,紧接着,“嗷呜。”三个头颅同生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听着凶兽的哀嚎,星月眉头狂跳。

不过同时,星月借着凶兽失神的瞬间高高的跃起,然后挥动着手中的血色神剑,狠狠的向着那一颗狮头斩去。

“铮”的一声,“吼”一声比刚才更痛苦的吼叫声传遍了战场,伴随着如同喷泉的血柱,一颗巨大的狮子头掉到了地上。

凶兽恶狠狠的刮了星月一眼,剩余的两颗头的眼眸中尽是怨气,“卑鄙无耻的人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撩下了这一句狠话之后,凶兽掉头就跑。

“哼,大爷我今天还不会放过你呢?”“无耻”剑圣手中提着沾满了鲜血的金色巨剑,在地上狂跳着,一身宽松的铠甲哐当直响。“月兄弟,追。”

説完星月和无极便向着那凶兽追了去。

“看,阵皇和无极剑圣又在追着凶兽杀了。”

一些或者的队友看着星月和无极追杀这凶兽,隐隐有些自豪的説着,毕竟在这战场上,有这种魄力的,可没几个。

这种事几乎每个几天都要上演一次,每次都是无极出些个成效很好的“馊主意”然后就追着凶兽满战场的跑。

鸡西牛皮癣医院
泰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包头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鸡西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泰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