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十荒大罗 第两百五十五章 少年血誓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4:02

十荒大罗 第两百五十五章 少年血誓

“这次考核就这么散了,剩下来的弟子,你们都通过了考核,已经是天龙道的正式弟子了!”就在这个时候,银月侯开口打破了死寂。

就在众人还在愣神的时候,银月侯缓缓开口,他瞄了一眼方家,随后淡淡的道:“看也看够了,知道自己修为不够,还不回去修炼,待在这里干什么?”

说完,他身子猛然一动,消失在虚空中。

“小子,今天开始,本侯就不欠你人情了。”银月侯的声音响彻在方奇的耳畔,方奇听了没有说话,脸上一片木然。

其他五大家族个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方家,虽然方家乌木镇一脉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是他们的家族根基并没有受到动摇,而且今天他们一个个也都被吓到了,一个个没敢出声嘲讽。

就连王家,和方家一样是对头的家族也都噤若寒蝉。

都被吓怕了!

他们看到这一幕,纷纷升起了兔死狐悲的伤感,就连族中弟子获得了前往天龙道修行的机会也没在意。

天龙道算什么?!

拜火教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来自大虞古皇朝的古老宗门!

谁敢招惹?

他们默默退走,留下方家一行人待在原地。

方奇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七百八十九具无头尸体,他面无表情的走到血泊中,开始翻腾。

外门族长方兴烈,方通总教官,方火,方雀,方林,方山,方老,烈老……

一个又一个人头被方奇找了出来,他轻轻用手将他们恐惧的双眼合上,让他们安详的走。

滴答滴答——

方奇面无表情,但是眼角却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满腔的仇恨和怒火将方奇的大脑彻底的覆盖,他的内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报仇!杀光他们!

苍金侯,苍金侯三夫人,白袍年轻人,拜火教,百威真人……

他们都要死!

统统都要死!

方奇双眼血红,血丝充斥,他将这近八百具尸体统统埋葬好,送入到大坑中,立了一个简单的墓碑。

啪嗒——

方奇跪在墓前,牙关紧咬,大声怒吼道:“苍天在上,我方奇立下血誓,今日之仇,日后必报,否则天打雷劈,水火焚身,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苍金侯,三夫人,拜火教!”

“我方奇这一生,若是不将你们三者铲除,我方奇此生亦不得好死!”

众人心中默然。

方奇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今年方奇只有十二岁,哪怕到了年底,方奇也不过才十三岁。

方奇说罢,磕了三个响头,霍然起身,方水寒和方正阳两个人连忙上去将方奇扶了起来。

方奇面色坚毅,最后看了一眼墓碑,忍痛离开了此地,跟随方家众人一起离开了银月神山。

整个方家众人沉默回到银月郡,没有人说话。

这一个夜晚,必然有人难以入眠。

……

尽管六大家族一直严令禁止,但是三千银蛟军围堵银月神山这种事情这么大,怎么可能堵得住众人的嘴巴,此刻无论是茶楼酒肆,地下赌场,拍卖场所,甚至众人的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事件的中心,方家,方奇!

方奇这个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可以说是一飞冲天,年纪轻轻,仅仅十二岁就已经迈入通玄秘境,堪称是天纵奇才,谁知天妒英才,竟然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苍金侯世子,还将对方给杀了!

这一下可好了,对方找上门来了,方家乌木镇一脉外门被屠戮一空,不说在乌木镇就已经杀死的几千弟子,还有近八百口人被杀死在方家面前。

“这个方家可完蛋了。”

“是啊,惹到了大人物!”

“苍金侯世子都敢杀,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啊!”

“杀头都是轻的,按律当株连九族啊!”

“方家也够倒霉的,竟然收了方奇这么一个惹祸精……”

“谁说不是呢……”

……

无数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时不时有人故意在幕后推波助澜,几乎是一个夜晚,整个银月郡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所有人都在讨论!

方家。

戊戌大长老正紧紧皱着眉头,听着手下的人汇报,不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两边更是端坐着各大长老,一个个此刻也正皱眉凝目,纷纷摇头。

“大长老,这个方奇保不住啊!不然株连九族的罪过,就算是银月侯,也保不住我们啊!”

“是啊!这是清苑一脉自己惹的祸,他们去承担才是,凭什么要我们也跟着受罪啊?”

“这件事情,我看对家族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方奇交出去!”

“苍金侯,势力太大,我们方家只是一个小家族,怎么惹得起?不仅有一个苍金侯,而且苍金侯的夫人还是师出名门,来自古老的大虞皇朝的门派!”

“所以,大长老,一定要从家族的长远利益来看啊!不能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

整个议事大厅一片嘈杂,无数长老纷纷各抒己见,吵闹不停,但是说的基本上都大同小异。

“都给我闭嘴!”大长老听到这声音,心中烦闷,顿时呵斥,场中众人一惊,纷纷闭嘴,大长老揉了揉眉头,瞄了一眼甲子长老和丙午长老,闷声道,“方奇在什么地方?他还是那个状态吗?”

方正阳和方水寒对视了一眼,随即无奈点头。

方奇自从回了家以后,一直都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没动过,方正阳和方水寒等人都去探望过他,但是一天一夜都没有动过。

“那就再等等吧。”戊戌大长老叹息了一声。

……

清苑。

方奇站在自己的院子里,一动不动。

“方奇哥到底在干嘛?”方木忍不住好奇的道。

方芸摇摇头,她眼角还有泪痕,双眼红肿,面色憔悴,此刻显得楚楚动人,只是她还是撑着过来看了看方奇,却发现方奇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境界中,一动不动。

方木和方芸静静地守护着方奇,生怕有人打扰到他。

旁边,方珠正满脸疑惑的看着方奇,嘴里嘟囔:“这个臭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呢?一回来就一动不动,真是奇怪!”

“方奇到底在干什么?一天一夜不动,也不吃饭?”远处,走来了方红衣和方辰阳两人,正疑惑的道。

“吃饭倒是没事,他是通玄秘境的高手,早就已经可以辟谷了,根本不需要吃饭,吞吸天地灵气就足够了。”方辰阳摆摆手,迈入院子,看向方奇。

突然,方奇睁眼了。

“方奇,你可算醒了?!”方芸看到方奇醒来,顿时惊喜道。

方奇扫了一眼四周众人,点点头,沙哑着嗓子道:“我去取点东西出来。”

众人纷纷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这小子要干嘛?

方奇搬了张桌子出来,桌子上有一沓白纸,一根遒劲黝黑的狼毫笔,一叠墨汁殷虹如血。

方红衣和方辰阳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双眼瞪圆,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方奇神色不变,丝毫没有被外界的氛围所影响,他径直来到桌前,一手握笔,蘸墨挥毫!

动作娴熟而流畅,隐隐给人一股大师风范。

众人屏住了呼吸,看着方奇。

方奇手握狼毫笔,大笔一挥,他的气质猛然为之一变,变得沉凝,厚重,仿佛面对着的不是方奇,而是一块正在滚动的大石!

这一块大石拥有千钧重,光是看一眼就感到窒息!

沙沙沙——

方奇挥毫极快,目光清澈,手臂发力,手腕扭动,一个复杂的符文出现在符纸上,符纸就好似在呼吸一般,一张一吐,随后一个石头影像出现在了这符纸之上,众人看到这石头在滚动!

两个呼吸。

滚石符,成!

众人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方奇。

“这个小子,竟然还是一个符师!”方红衣低声喃喃道。

方芸红肿的美目等着方奇,内心暗暗计较,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制符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方木此刻倒是面目平静,方奇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此刻看到方奇竟然还会制符,他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即便平静了。

在他的心中,方奇哥会什么,他都不惊讶。

又是两个呼吸。

滚石符,成!

“滚石符,可是一品上乘符箓,竟然这么轻松就制成了?”方水寒震惊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方水寒,方宏日等人此刻也悄悄来到了院子里。

“一品上乘符箓这么好炼制的吗?两个呼吸就炼制出来了?”方红衣忍不住轻声开口问道,“我看家族那些符师,一个个制符都不准任何人打扰的啊,而且炼制要好久好久,才能炼制出来,威力也就一般般。”

“你当这制符简单吗?是方奇这个怪物太变态了!”方水寒笑骂道。

一张接着一张滚石符,紧接着是冰箭符,火球符,庚金剑符,水剑符,地刺符,黑雾符……林林总总,不下二三十种,每一种都要有近百张!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而下一刻,他们突然再次瞪大了双眼。

因为……方奇开始炼制二品符箓了。

齐鲁石油化工公司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骨伤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妇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治牛皮癣的专家
营口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