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摘星大陆第一百七十三章做客梁家

发布时间:2020-01-25 05:58:21

摘星大陆 第一百七十三章 做客梁家

“花费diǎn元气御寒,很难么?”

在梁月儿恼火的目光中,连晨讪讪的住嘴,虽然他觉得这样很浪费,但还是闭口不再言语,跟在少女身后小心地穿梭着。

梁月儿一脸无奈的抑郁,心想,难道这身打扮不好看么,为什么身后的少年总是这么执着呢?

在琳琅的街道上穿行,尴尬的气氛很快得到缓解,梁月儿用手遥指着远方的贩卖糖葫芦的摊位,向着身旁的少年偏头询问:“喏,你吃不吃?”

连晨的目光顺着少女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听出了少女话中的意思,思量了片刻,觉得这种零碎的零食似乎自己掏钱比较合适,于是在少女的笑颜之下,少年挤过人群小心翼翼地拿回了两根结着糖渣的山楂串。

梁月儿眉开眼笑的接过,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少年似乎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笨。于是两人继续在拥挤的街巷上漫步,不时间少女总是凑向连晨的耳边悄声言语,或引得少年眉头微挑,或让他微笑频频,看起来两人间亲昵无间,就仿佛一对结伴而行的情侣。

……

慵懒的躺在船舱的甲板之上,享受着午后惬意的阳光,连晨再也不想挪动半步。

此时两人正漂流在渭流河上,经历了一上午的兜兜转转,连晨不知不觉之间便累成了一条狗,心中哀叹,为什么陪女孩子逛街比和灵境打一架还要痛苦?

梁月儿此时也坐在甲板之上,看着少年悠闲慵懒的模样,双眼微眯,笑容亲切而又迷人,丝毫看不出平时的冰冷。

“渭流涨腻,弃脂水也。”梁月儿轻轻的感慨:“这条河穿城而过,河的两岸尽是繁华地带,所以古人才会有这样的词句。”

连晨懒懒的睁了下眼,扫向河两岸的风光,随口説道:“这么感慨做什么,如果我没记错,梁家的府院应该也是沿河而建的,应该也没少为这句诗做贡献吧!”

“嘻,好像确实如此。”似乎意识到自己批判奢靡的同时不慎将自己的家族也概括了进去,梁月儿略显尴尬的低了低头,然后继续问道:“我们溯江漂流到什么时候?”

“漂到太阳落山,直接回学院吧!”

连晨很果断的回答,因为他知道,上岸便是无穷无尽的行走,实在是有些害怕了的他才提出来坐船打发时光,所以被少女这般问道,当然是这般回答。

不过梁月儿却有些不满,略微皱了皱眉:“照着这样的速度下去,不一会便会绕着皇城打转,我是不怎么想看到那座看起来华丽无比实际冰冷残酷的皇宫的。”

连晨也沉默了片刻,梁家倒向光明神殿,和龙家的关系当然也不好,所以梁月儿説出这样的话也并不令他意外,而由于十年前的故事,少年心中也对那座皇宫有着隐藏极深的厌恶,所以下意识便赞同了少女所説。

不过想到上午的经历,连晨顿时变得愁眉苦脸了起来。

“可是,我们能不能不逛街了……”

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丝恳求的味道,连晨望向少女迷人的双眼,商量般地询问着。

梁月儿微微挑了挑眉,沉吟了片刻。

似乎族中在准备一些自己非常不喜欢的事情,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正好趁他在身边表明一下态度呢?

眼中跳过一丝古灵精怪的情绪,梁月儿看着少年明媚的笑了起来。

“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后悔哦!”

后悔?连晨挑了挑眉,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后悔的,心情轻松无比。

懒得靠岸,从船舱之上飞身上岸,凭借两人的境界,这种横跨不过十数丈的河流,想要飞跃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得到了不会继续逛街的允诺,连晨也乐得清闲的随着少女下了船,在少女的引领下,缓缓向着她安排的去处走去。

梁月儿的脚步十分轻快,脸上的笑意也一直若有若无的,迷人的如同半开的花蕾,而连晨跟在少女的身后闻着空气之中飘散的少女幽暗的体香,情绪微微异样。

距离渭流河岸渐行渐远,但实际上依然并没有远离那条穿城而过的河流,沿着渭流平行的在街道之间穿行,看到四周的景物渐渐有熟悉的趋势,连晨目光微凝,脸色微变,心想,不会吧……

终于,穿过了几条街巷之后,梁月儿在一家门宽匾高的华丽府邸之前站定,一脸含笑的回头望向目瞪口呆的少年。

“喏,就是这里了!”

梁月儿微笑地伸手,握紧了连晨的袖口,似乎十分害怕身后的少年突然跑掉一般。

而如果不是被梁月儿牵住,连晨真的有掉头就跑的冲动,此时少年心中已经开始后悔,如果安安静静的逛街或者漂流,似乎怎么也不至于将自己逼到这个地步吧!

看着华丽府邸门前匾额上大大的“梁”字,连晨咽了一口口水,表情难过的不得了。

“还是不要了吧,今天我来你们家又没有提前递帖子之类的预约,这样贸然上门怎么也不合理啊!”

连晨诚恳的开口劝説着面前的少女,心中不断打着哆嗦,期待着少女的回心转意,但让他失望的是,梁月儿缓缓摇了摇头,缓慢而坚决。

“日后这间府邸迟早要是我的,所以我带你来,就很合理啊!”

少女如水般的眸子中满是笑意,单薄的白衫在寒风之中摇曳成好看的形状,将少女的身材线条毕露无遗。

连晨苦笑着摇头,梁月儿説得当然没有错,任谁都知道梁家下一代家主的位置非她莫属,所以此时少女这般语气竟让他找不出半分反驳的理由来,可是想到如此便随着梁月儿跨入梁家的话,少年的心还是无法抑制的颤抖和紧张了起来。

“我能不能不进去了,就当我把你送回家了好不好,我这就回青玄学院。”

连晨有些口干舌燥,就连鼻尖之上都冒出了细微的汗珠,当然不是因为少女的身材在单薄的衣衫之下曲线毕露,而是因为此时他的心里真的很紧张。

虽然説平日里他也见过如青玄学院副院长这样的大人物,甚至还和传奇一般的连老生活了十年的时间,在家族离散之前,也在家中见过不少堪比梁家家主这种级别的大人物,但现在和这些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连晨之前见过的大人物都对他没有任何恶意,可如今登门梁家,谁会知道是个怎样的场面?虽説梁月儿对自己看起来没有恶意,看在她的面子上,梁家应该不会把他生吞活剥了,但谁知道那位梁家家主会不会因为梁月儿对自己亲昵的态度将自己烧成一团灰烬?

一念及此,连晨便紧张的难以抑制,所以忍不住向着身前的少女求饶,不过少年的哀求语气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然不行!”

和在船上回答的语气一样,都是斩钉截铁的坚决,不过这次确实拒绝。梁月儿摇了摇头,垂腰的青丝随着少女脑袋的摇晃在风中凌乱。

一句干脆的拒绝出口,梁月儿不打算再留给少年任何犹豫和思考的时间,拽着少年的袖口,蹦蹦跳跳的迈向梁家府院的门槛。

“小姐回来了!”

梁家之中的下人,见到梁月儿欢愉的迈入院门,顿时传起了惊喜的呼声,可是当他们发现自家小姐的手还牵着一位少年的衣袖之时,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

脸上的惊愕无法掩饰,又不敢让自家小姐发现,所以一时之间,汇聚在梁家门口的下人全都低下了头,不敢发出一diǎn声音。

连晨被少女牵着,有些麻木而又无奈的迈入了梁府,心中嘈杂如麻,此时见到了这样的场景更是尴尬无比。

一位管家模样的老者快步走上前来,向着梁月儿恭敬的躬身行礼,脸上也露出了惊喜和难堪交错的神情。

“小姐,这位是?”

“我朋友。”

梁月儿随意挥了挥手,敷衍的答道,对场间这种气氛并不在意,然后极度随意的继续问道:“我爹呢?”

“家主大人在正厅。”梁府管家恭敬的回执,看样子自家小姐并不愿意向自己多做解释,凭借他的身份当然也不敢再多问。

听到这样的回答之后,梁月儿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不由分説的牵起少年,向着府院深处走去,留下一众惊愕万状的梁府下人,不知该如何言语。

连晨此时也十分讶异,望向身前的少女语气颤抖了起来。

“直接见梁家主?!”

连晨略微顿了顿,想要阻止一下少女飞快的步伐,却最终抑郁的失败,只能用惊愕的语气表达着自己的质疑。

“合适吗?”

“当然合适!”梁月儿头也不回,语气也是理所应当,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歇,牵着少年在梁家宽阔的宅院之中飞速穿行。

一路之上两人速度极快,那些梁府之中的花圃植物,仅仅是惊鸿一瞥便被抛在了身后,而梁府的下人和管家见到自家的小姐也只是刚刚躬身行礼,再抬头便不见了踪影。

连晨苦笑连连,想到即将会面的那位梁家家主,调整起来呼吸,渐渐心平气定,静心敛意,强行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重庆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建德市第二人民医院
包头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南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杭州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