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你们这些NPC第三九七章小小的胜利

发布时间:2020-01-26 13:44:13

你们这些NPC 第三九七章 小小的胜利

三楼的走廊里没人,外面乱哄哄的声音不仅掩盖了四人的脚步声,也掩盖了四人听到的声音,柳轻眉此时也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个探索的好时机了,他们对这里不熟悉,而那些人来得早,可以做一些布置。

和在一楼一样,他们一间一间的找过去,所有办公室的门都试着开了一下,大部分仍打不开,少数能打开的办公室里也没有人,直到他们来到与楼梯相接的这条走廊尽头,倒数第三间办公室。

门一推开就能看到办公桌后面伸出来的那双脚,藏蓝色的涤轮西裤,黑色的棉袜和老旧的黑色皮鞋,鞋子边缘磨损厉害,鞋底防滑纹几乎完全消失,但旧而不破,与近些年生产的大部分鞋子相反,像是二三十年前的产物。

四人在门口愣了几秒,柳轻眉又掏出了她的枪,小心翼翼的走进办公室里,马竟松捏着一把汗跟进去,走到办公桌旁,看到的是那个被搂进办公楼里的守门人。

老教师的头发黑白参半,额头上的皱纹已经有些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还睁着眼睛,睁得很大,像是在找桌子底下的东西。

“死……死了?”马竟松看向柳轻眉,结巴着问道。

不论是睡着还是昏迷,人都不会睁着眼睛,睁着眼还不动弹,通常只会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死了,周围没有血迹,老教师身上也没有伤痕,看不出来是死是活。

柳轻眉蹲下来,伸手摸了一下老教师的颈侧,感觉到了微弱的脉博,有些惊讶的说道:“还活着。”

“那为什么睁着……眼睛。”屈伟觉得脊背发凉,颤声问道。

四人的视线集中在老教师身上,没有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人,直到说话声响起,才把他们吓得几乎叫起来:“因为他的神经已经麻痹了。”

柳轻眉猛的抬起枪来,想要去找说话的人,看到的却是马竟松僵硬的表情,一把枪抵在马竟松太阳穴上,他刚刚才看到一个人被枪杀,吓得身体紧绷,不敢动弹,拿枪的人藏在他身后,没有射击角度。

“把枪放在地上,慢慢站起来。”来人轻声说道,语气里有些失望,明显是因为这四个人不是他在等待的。

屈伟和王胜宏站在一旁,睁大眼睛看着那人手里的枪。

柳轻眉犹豫了一会,把枪放在了地上,举着手站了起来,对方刚才明明可以直接朝她开枪,但那人没这么做,说明他不打算杀人,而且没射击角度、不希望马竟松就这么被打死、又对孙安充满信心,她决定不和对方拼命。

“把枪踢到桌子下面。”那人仍不放心,又说道。

柳轻眉照做了,轻踢了一下手枪,把枪踢进了办公桌下面,这样的话她就需要不少时间才能把枪捡回来,足够对方把一匣子弹全部打光。

“很好,都站到角落里去,一群小孩子还想学着大人玩枪,都什么玩意儿,连陷阱都用不上就能把你们抓住。”那人一掌推在马竟松背上,想把他推开。

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瞬间,马竟松动手了,他被推出去的同时,突然拧腰回身,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右手小臂,再猛的一举,带着那人往后摔倒,同时用左手去夺对方的枪。

他奇迹般的成功了,对方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刚要扣扳机,枪就被从他手里扯了出去,马竟松身高体壮,将近一百八十斤重,他根本撑不住,跟着倒下。

马竟松后背着地,接着那个人摔在他胸膛上,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人就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一只手还抓着对方的右臂,左手拿着枪,慌得要命,一个劲拿枪砸对方的脑袋,几下就把那人砸得不动了。

一旁的屈伟和王胜宏在马竟松挨打的同时就俯身抓住了那人的手,拼命往旁边扯,还不时抬脚去踢那人的肋部,肾上腺素分泌,出脚都很重,虽然架势很像街头小混混打人,但效果着实不错。

那人三十左右,已经无法装成学生,所以才在这办公楼里埋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着了几个学生的道,他是被枪打晕的,头顶都打破了,血顺着额头流到了马竟松身上。

马竟松被吓得不轻,急忙把那人掀到一旁,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柳轻眉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枪,把他拉了起来。

屈伟和王胜宏则把昏迷的那个人扔到一旁,呆呆站着。

办公室里,四名学生面面相觑,也不知是在庆幸死里逃生还是在庆祝这小小的胜利,己方不仅毫发无伤,还夺到了一把枪,简直是可以纳入史册的记录。

外面的骚乱声更大了,有人在拼命叫着什么,离得远了听不到,感觉像是在为他们喝彩。

可是接下来呢?对方现身了,确实是在三楼,还被打晕了一个,可再来几个人的话,他们四个就根本没办法对付了。

柳轻眉把手里的枪交给一旁的屈伟,自己趴到地上,艰难的把她踢进去那把枪捡起来拿在手上,看着那个昏迷的人说道:“把他绑起来。”

王胜宏俯身解下那人的腰带,把那人反手绑了起来,趁这个时候,柳轻眉又给白月发了条短信。

“他呢?”马竟松指了指地上的老教师。

“现在不安全,管不了,要管也是之后的事。”柳轻眉说着走到办公室门口,偷眼往外看去。

骚乱声还在,走廊里还是没人,让她有了一种能够就这样一一把敌人消灭干净的错觉,等另外三人跟过来,她又带着他们,猫着腰往前走去。

…………

孙安把烟屁股弹了下去,引起了下面很多人的不满,可惜他看不到,无法确定烟屁股有没有烫到什么人,也听不到那些人是不是在骂他。

他仍处在极端的黑暗里,尽管阳光就照在他的脸上,照进了他的瞳孔,眼睛只是镜头,成像还是得在大脑里进行,能力作用在大脑里,就能改变他看到的一切。

忽然,脚步声又出现了,而这一次是在身后响起,从远处走过来。

-

重庆妇儿医院有哪些医生
黑龙江盛京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陕西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甘肃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内蒙古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